分享到:

 
 

身世已悟空,归途复何去?-西藏旅游去……

 
 
 
 
 
随机文章
 

 
 


藏族起居礼俗与禁忌

0
发表于 2012 年 6 月 27 日 作者 悟空西藏旅游 在 旅游资讯
Tibetan-House-14

藏族起居礼俗与禁忌
藏族起居礼仪从建房择基、落成到日常生活都有许多礼俗和禁忌。
修房建屋,对任何家庭来讲都是一件十分重要的大事,从选址择基到修建搬迁每一个环节都极为重要。整个建房过程中较大的仪式有六项,即选址仪式、奠基仪式、立柱仪式、封顶仪式、竣工仪式和乔迁仪式等。

藏族修房时选址择基需请喇嘛打卦卜算,以确定房屋的最佳方位和开工时间,这个仪式称为“萨都”或“土达序”。房屋的基址和朝向甚为讲究。日喀则一带建房时,门一般不能朝北,不能对准两座山的结合部,更不能对着天葬台。昌都一带建房时忌讳大门朝西,认为大门朝西不吉利。俗语讲:“百鸟的头向着东方时,唯有不吉之鸟蝙蝠的头总是朝西。”窗口忌讳对准独树、洞穴、石崖。从总体上讲,基址选择着重看以下几个方面:
如果房后有流水,如长矛直刺你房就不好。这意味着若有山洪暴发,你家将被卷走。这是第一害。
房子不能建在两山之间,若建房,远远看上去你家就像是含在阎王的獠牙里了,这是第二害。
房子不能建在离水太近的地方,远看像是戴了个马嚼子,不好,这为三害,也可说是水害。
房子前面若只有一棵树不好.好像长了个瘤子,不吉利,有许多树则好。因为一棵树孤零零的在风中摇啊摇,会把主人的希望给摇没了,此为四害,即木害。西藏旅游
房子前面有地下水渗出不好,被视为“底儿漏”。
房子东面的山像双扇大门一样开着,若山为白山,路为白路,那是老虎的标志,绝好。
房子的南面之山不要高,若像粮囤一样堆叠着,下有河水淌过,河为青龙,它给你守南方,绝好。
房子的西边之山像人仰卧着为好,山若为红色或者红岩石,那是大鹏鸟的象征,绝好。
房子北边的山脉若像帘幕或屏风没断开,高一些为好,这个方位若有白石头,代表白龟,绝好。
四周若有些吉祥物,他们会护佑你人丁兴旺,灾祸离你远去。具备了上面的条件,房基就择好了。
地基选好后,择吉日举行“萨各多洛”的破土仪式,一些地方将破土仪式和奠基仪式合二为一。届时,需请喇嘛到现场诵经做法事,在宅基地前摆“五谷斗”,设祭台,置供品,燃放桑烟,向土地神和龙神赎地基为己用,并祈求人畜安康,风调雨顺。开挖第一锹土的人必须要属相相合,如果家人中无合适之人,则请一父母双全、家境富裕且五官端正的小男孩挖第一锹土,然后家人在房基的四个角落象征性地挖土,破土仪式即结束。

正式开工仪式称为“粗敦”,修房的主家要向修房工匠和参加仪式的乡邻献哈达、敬青稞酒,并在离地基不远的显眼处树立一根带权木棍,上挂“经幡”。这个“经幡”同平时祈福的经幡不同,呈正方形,上绘巨型鬼脸和晦涩难懂的图案(有人称为“九宫八卦图”),其作用是阻止人的闲言和过分溢美之词。在藏族人看来,人言可畏,嫉妒和责难之词固然不好,但过分的赞扬与羡慕也绝非好事,它们会引来相反的效果,因而插挂此“幡”,乃是阻挡“米卡”(人言),以确保房屋的牢固和主家的幸福。如果是修建大型宅院,主人还要请喇嘛主持开工仪式,在房基的四角埋“萨居崩巴”(地气宝瓶),宝瓶(罐)呈红色,内装青稞、小麦等五种粮食和五色绸缎,有条件的人家还要放一些宝石在里面。埋宝瓶(罐)的目的是为房基永固。在昌都等地,在房屋挖好基脚后,要用熊爪或羚羊角在房基四周挖几下,认为这样能使地基牢固。
房屋建造至一半,即将上梁立柱时,要举行“帕敦”仪式。立柱那天,全体亲戚到场,参加仪式。在立柱前,将茶叶、小麦、青稞、大米等粮食和珠宝(视家庭经济条件决定是否放置和放多少)等放入一个小袋中,置放于立柱的石头下,然后安放立柱。在立柱与横梁的结合部压放五色彩布,在横梁上面放一些小麦粒。需要注意的是,小袋内不能放豌豆,人们认为放了豌豆房子会斜,豌豆时间长了还会变成蝎子。柱底下放置粮食和宝物与埋“宝瓶”的作用一样是希求房屋永固,置放五色彩布是象征吉祥,五色彩布同经幡的寓意一样,代表蓝天、白云、红火、黄土和绿水。立柱放好后,人们向主家表示祝贺,并给每根立柱拴挂哈达。这天,主家要准备丰盛的饭菜酒肉犒劳建房工匠,并付给一定的酬劳。悟空西藏旅游
封顶仪式称为“拖羌”,有时同竣工仪式一道进行。房屋快竣工时,屋顶留出一小块不填土,举行封顶仪式。届时,亲戚朋友都来主家,象征性地填土,表示参加了房屋的修建。来客均要带茶和酒等礼物,给主人献哈达,向主人祝贺新房落成。当日,主家准备丰盛的酒饭,在新屋主室内安置座位,请工匠师傅入座,向他们敬“三口一杯”酒,敬献哈达,并给每位参加建房的人分送酬金和礼物,感谢他们的艰苦劳动。来宾也向工匠们敬酒献哈达,还向每根立柱献哈达。人们尽情享用酒饭,分享新屋落成的欢乐。

乔迁仪式称作“康苏”。新屋落成后,何时搬迁必须请喇嘛择算。当搬家的吉日选出后,人们在正式搬家的前一日或当日早晨(各地习俗略有不同),主家带上一袋牛粪(牛粪很有讲究,必须是牛上一年拉下的、经过一个夏天的雨淋日晒后变白的,还必须保持完好无损的形状。拉萨人可以到小昭寺旁购买,农村人多是自己去山上捡拾。每一袋牛粪内装五至八块)、一桶水、一个装有茶、盐、碱等物的舂钵( sgo-ting)和一张大成就者汤东杰布像(有的是带一张“九宫八卦图”)去新屋,还要将“五谷斗”先搬过去,这些物品上都要拴挂哈达,以示吉祥。这之后才正式搬家具什物。日喀则一带在迁新居时,按择算的时间,家人带一袋牛粪,背一桶水、五谷斗、铁皮火炉、一壶酥油茶和青稞酒去新屋(每一物件上均系哈达),在屋顶上拴挂“乌觉”(经幡),安放“拉朵嘎波”(白神石)。安放白神石的习俗在农村较普遍。
搬进新屋后,要尽快搞“套卜参”仪式,这是一个祭祀灶神的仪式。由家中长者给火灶献哈达,将哈达拴系于火炉、水缸上,还要给佛像敬献哈达。
待新屋安顿妥当之后,根据主家的经济条件择吉日举行“康苏”仪式。拉萨地区的“康苏”仪式一般举行3天,日喀则一带多是5天。举行仪式时主家需准备大量的酒、肉和各种食物,需提前通知好友亲朋。
拉萨地区的“康苏”仪式第一天的活动称之为“颠遮”(rten-vbrel,意为“祝贺”),第二天活动称作“土卓当”(thugs-spro-btang,意为“欢庆”),第三天的活动叫“卓桑”(grol-bsang,意为“结束时煨桑”)。客人来参加庆贺仪式,过去多带酒、肉等礼物,现在人们多送礼金。来时,过去首先给新屋的佛龛、梁柱、水缸献哈达后再给主人献哈达,现在主要给新屋的主人献哈达。敬献哈达时,说一些祝福的话,向主人祝贺道喜。主人准备丰盛的酒肉菜肴供客人享用,人们跳舞、唱歌、打藏牌、掷骰子、打麻将(现在时兴的娱乐形式),根据自己的喜好参加各种娱乐活动。第三日则在太阳未落山之前举行“卓桑”仪式,之后整个庆祝活动结束。
“卓桑”仪式很有特点。举行时,在室外的庭院内或空地上用白粉划一道大圆圈,圈内绘各种吉祥图案,正中安放五谷斗、桑烟钵(也可将柏枝艾叶堆放于地上)和酒坛。客人们围成圆圈,主人给每位客人献哈达,敬“切玛”,每位客人都抓一些糌粑粉在手上。这时,点燃桑烟,由一人在前领舞,唱高亢的藏戏(此人系专门请来的领唱人),众人尾随其后翩翩起舞。领唱者一阵高亢激越的藏戏后,大声呼“索,索,吉吉索索”,众人齐声和合“拉杰罗”,反复三次。众人每呼一次,便举手抛撒一次糌粑粉,最后一声呼喊时将糌粑粉全部撒向空中,人们的头上、身上和地上白茫茫的一片,气氛达到高潮,仪式也就此结束。
在建房过程中,还有许多富有特色的礼俗活动。昌都一带在建房筑墙时,人们手持木舂,边春泥土边歌舞,唱雄壮铿锵的“打墙歌”:
我爱家乡类乌齐,
青山绿水景色美。
打墙的人们快快打哟,
青山绿水景色美。
鲜花的芳香飘万里,
圣佛的加持领不完。
打墙的人们快快打哟,
圣佛的加持领不完。
宏伟的神殿多壮观,
打墙的汉子双手建。
打墙的人们快快打哟,
打墙的汉子双手建。

与昌都雄浑激越的男子汉的《打墙歌》不同,卫藏地区在建房时妇女们要唱一种轻快嘹亮的打屋顶或地坪的《打阿嘎歌》。打阿嘎前,人们要打扮装饰一番:手腕饰以念珠及小海螺镯子,工具木柄上饰以小铃铛。打阿嘎时人们站成两队,手持叮当作响的工具,伴以轻快有序的节奏,边打阿嘎边歌舞。西藏旅游网其中后藏康玛地区的一首歌唱道:
阿嘎不是泥土!
阿嘎不是石头!
阿嘎(是)金刚山的
一种特殊宝物。
阿嘎铺在屋顶,
暴风骤雨都不怕。
阿嘎铺在室内,
满堂处处闪光辉……
阿嘎明亮如镜,
唱歌的人儿风采传情。
猛虎般的小伙,
甜言蜜语来亲近。
右边转呀右边转,
右边地上一二三。
左边转呀左边转,
左边地上四五六……

藏族日常生活中的起居礼俗和禁忌,我们在有关章节中分别有所涉及,如藏族人对灶神的供奉与敬畏,便是起居礼俗中的重要内容,我们已在饮食礼仪中作了介绍。藏族的起居礼俗和禁忌还有许多内容。牧民在离开原住地迁往他处时,忌讳马上熄灭火灶,离开前要往灶中添加牛粪让其冒烟,当走出一段路回头看见冒烟便视为吉利,反之为不吉,预示下一个居住地的日子难熬。平时在家,不能跨或踩锅碗瓢盆等器具。家人出远门或客人刚走,不能扫地或倒垃圾,中午和太阳落山后也不能干此类家务。平时不能在屋内吹口哨和大声哭叫,不能跨越或踩别人的衣服,更不能从人身上跨过去。传递扫帚和簸箕时不能直接用手传递,而是先放于地上,另一人从地上拾起。妇女平时不能从客人或男子的前面经过,多从后面经过或绕行。妇女到晚上不能梳头和洗头,也不能披着头发出门,等等。
如今,藏族的居住习俗正悄然发生着变化。不论是城镇还是农牧区,人们的居住条件都大为改善。新盖房屋使用的建材已大为丰富,钢筋水泥等现代建材在城镇居民的建房中已广为使用,过去矮小的门窗现已多变成宽大明亮的落地玻璃窗,过去只有贵族、庄园主才能住的高大华丽的楼房,现在许多普通农民、甚至过去一无所有的“朗生”都已住上。日喀则江孜县江热乡的班觉伦布村村民居住条件的变化是西藏农村民居变化的一个缩影。这个村在民主改革前属领主帕拉家族统治,村民80%属于“朗生”,住的是低矮昏暗的房屋,有的以牛圈马棚为“家”。而今天,班觉伦布村的新房林立,“所有这些藏式新房,墙基用石砌,土石围墙,木头作柱,上架斗拱屋梁,再架椽木于上,覆以泥土,构造结实;居住的房屋向阳处均有落地玻璃窗户,采光面广;有的房屋装修华丽,柱头房梁绘有图画,四壁刷有涂料,美观整洁;外院另建牛圈草棚,结构比较合理;家家有庭院,有的庭院内种有树木花草。如今‘朗生’们的住房与昔日的庄园楼房并肩耸立,使原来以规模庞大、富丽豪华而著称的江孜三大贵族之一的帕拉庄园逊色许多”。至于城镇居民,其住房条件改善的程度更为显著,单位职工多分有公寓楼房,许多人还建有宽大、华丽的“退休房”,普通居民大都建有不同规格的新房。这些新建房屋,既有着现代化的室内设施,如各种电器、液化气及许多现代新潮家具和物品,又保持着藏族民居传统的建筑风格,特别是平顶和各种装饰。藏族居住文化在传统与现代的交互影响和撞击中焕发出夺目的光彩。


0 Comments



发表第一条评论!


登录以后才可以发表评论。

 
悟空推荐
 
  • Darai-Lama-V-1
  •  
     
     
     
     
    DaLan-A5
  • 80%
    samye-1
  • Shoton-4
  • Jokhang-Temple-15
  •  
     
     
     
     
    拉萨锦江之星酒店
  • 9.0
    tangka-1
  • 95%
    白马多吉家庭旅馆
 



普人特福的博客cnzz&51la for wordpress,cnzz for wordpress,51la for wordpress